阿伽斯塔

【underup】只是很普通的sans战直播

圆滚滚的宋舒舒:



*搞事系列
*全员up主化
*自创au
*懒癌发作晚期作品

*录制开始。

Gaster:中午好,孩子们,我已经看到了很多发过来的私信,大家都很希望我来尝试一下Undertale屠杀线的Sans战,看来大家都很希望看到我这个手残受苦,但是我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说过,我是不会打屠杀线的。

Gaster:所以我拜托一个朋友帮我开发了一个只有Sans战和部分彩蛋的程序模拟器,听说模拟器的Sans在平行世界里也是像我们一样真实存在的?先和他道个歉吧,那我们现在开始游戏。

*游戏开始。

sans: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小鸟在歌唱,花朵在绽放,在这样的一天里,像你这样的孩子……
Sans:应当在地狱里焚烧。

*初见杀。

Gaster:……
Gaster:(对着摄像头)我没有打过屠杀线,但是我在事前听说过,Sans应该是整个Undertale屠杀线的最后的Boss怪物,也是手残的噩梦……但是我还没料到他这么……好的,没事,我们可以存档重来,不是吗?

*游戏开始。

sans: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小鸟在歌唱,花朵在绽放,在这样的一天里,像你这样的孩子……

*初见杀

Gaster:??等等!你的话还没说完就……
Gaster:……(感觉自己被套路)
Gaster:哦,尽管我死了,但是我真的很为他骄傲,我死得很开心,真的。

*游戏开始。

sans: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小鸟在歌唱,花朵在绽放,在这样的一天里,像你这样的孩子……

Gaster:(早有防备)

sans:就像我刚刚说的,今天天气不错。我一直好奇,为什么没有怪物一开场就使用他们的最强攻击呢?

Gaster:还好还好,我们撑到BGM响起了,我已经意识到了,我可能会在这场战斗中花费很长很长时间,我会中途剪辑掉。
Gaster:似乎我饶恕他没有办法让战斗继续,所以我只有攻击他才能让他继续战斗?
Gaster:(忐忑的摁下了攻击)
Gaster:还好还好,sans躲过去了,这样我就可以没有太大的罪恶感做这种事情了。

*决心破裂。

Gaster:……或许我现在还不到担心他的时候。

*游戏开始。
……
*决心破裂。

*游戏开始。
……
*决心破裂。

……
Gaster:我现在已经玩了两个小时了,这种为他骄傲的感觉已经渐渐消退了,或许我已经习惯了他这么优秀了,而且我发现我慢慢熟悉了Sans的攻击方式了,只是有的时候,还是会撞到骨头上面。

Sans:(敲门)Dad,Papyrus的中午饭做好了。
Gaster:你们先吃吧,我卡在游戏里了。
Sans:冰箱里的番茄酱没了,没有这个我是吃不进去paps的意面的,要不然我陪你一起打游戏吧。
Gaster:也行,不过这个游戏我已经卡了很久了,我觉得你不会想看到。
Sans:什么游戏,我帮你打?
Gaster:好啊。

Sans:……(盯着屏幕里的sans)
*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
Sans:……还是你自己来吧。不过我可以在一旁给另一个自己加油鼓气。

*游戏开始。
……
*决心破裂。

Sans:哇唔,dad,你可真是,骨足干劲想要杀掉我呢。
Gaster:我不会杀掉你的,我觉得大概就是这几次了,我应该可以赢过你了。

*游戏开始。
……
*决心破裂。

Sans:我在替你数着,dad,这是第十次,这只是我在这儿数的第十次,或许对你来说是第一百次?说不定你这把可以交到好运哦。
Gaster:借你吉言。

*游戏开始。
……
sans:来吧,撑过这一轮,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特殊攻击。

Sans:来吧,dad,撑过这一轮,你就可以彻底解放了。
Gaster:你应该知道,我每次都是死在最后的龙骨炮台下面。
Sans:啊,这叫做,自讨骨吃?
……
sans:好了,我已经受够了,我要使出我的特殊攻击了,没什么可怕的,对,字面意义上的没什么,而且接下来也什么都不会有……

*sans睡着了。

Gaster:我这算是赢了?
Sans:不,你这算是被我困住了,dad。
Gaster:(把决心挪到Fight上)
Sans:(看着Gaster)……你为什么还不按下去?
Gaster:我认输了。

Gaster:来,Sans,和这个屏幕里的你说晚安。
Sans:……晚安?

Gaster:(对着摄像头)这大概就是视频的结尾了,孩子们,来和sans说晚安吧,我要陪着Sans去超市买番茄酱了。

*录制结束。

评论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