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伽斯塔

(短篇)Why he is angry

阴翳礼赞。:



•主CP为Pyramid HeadxSlenderman
•好奇宝宝三哥预警
•电影向三哥预警
•画风多变预警
•我是瘦叔的骨灰粉,讲真。文中对瘦叔的心理活动进行了少许的通俗处理

如果都ok的话,那么请继续ˊ_>ˋ




Slenderman与Pyramid Head本不应该相遇的。


当Pyramid Head被树上突兀存在着的纸条吸引,而迈着固定节奏的步子在树前久久驻留时,它并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迈入了由另一种力量统治的区域,而那力量主人的部分统治手段是赶尽杀绝一切外来入侵者。


……因为它自己拥有后知后觉的实力。


当Slenderman像是一旦接触到蛛网细微颤悚、便带着微不可察的愉悦情绪匆匆赶来的捕食者那样,藏匿起自身气息望着树下驻足凝视的大个儿时,第一眼就落在了对方手中握着的留下沉重拖曳痕迹的刀上。


这家伙,贼不好办啊。


Pyramid Head从身前的纸条上收回注意力,扭过身小幅度地转动着视角观察周遭树林。经验与某种与生俱来的直觉替它先一步行动,方才的行为或许已经触发此地自身不曾了解的黑暗意识的活动。它从环境中极快地感知到,对手已经现身,但藏身在自然庇佑的阴影之下。林间晦涩浮动的阴影泼洒在地面,山脉沉默不语。


虽然尚不了解彼此之间许多感知能力的运转方式,Slenderman却已凭借此地之主的优势与敏感察觉闯入者在感知上的有利进展。


优势失去时,那就创造一个新的出来。


看起来像极铁制的猩红色三角头盔布满呼吸孔,附着无法洗去的斑驳锈迹与划痕,前端衍伸渐窄最终发展成为细长锋利的底端。它静静地垂着头与未知势力对弈,不言不语,忽然猛地转动头颅牢牢指向某一方向。与此同时右手显著的筋肉发劲勾勒出具有爆发性的弧度,将那柄原本低垂的长刀抄在了手上,脚下细微地错步转移面朝方向。


在树木尖锐摇曳着阻隔光影辐射的不远处,惯于潜行的鬼影悄无声息地出现了。


艳阳当空,温度却低的可怕。整个山间没有一丝风起,草木也叶梢都不曾动一下,触目之处却总有林木在飒飒地摇。邪气似乎从地底喷发出来,连朱阳也压制不住。


树旁的高挑身影更加沉默地伫立,浓墨构筑成的西装笔挺,显出其主人对观察模仿猎物无比细致的耐心,却也无比萧杀。得天独厚的树林帮助它狩猎,那惨白空旷不似任何生物的面孔稍一对视,便仿佛拥有着能撕裂任何顽固自我意识的视线。用于威胁恫吓的漆黑触须并未展露,综合情景来看更像是某种由胜者具有的故作仁慈。


Pyramid Head不和它玩什么心理战。提刀箭步就疾行过去要砍。


那张属于Slenderman的看不出丝毫情绪的面孔却是从原地倏忽消失了。


抡刀作势要砍的手顿时停下,Pyramid Head立即四处张望。还没来得及扭过身子,暴露在空气中的肩膀靠左侧却是突的一麻,接着酥麻处的神经传来强烈关于寒冷的怪异认知,不久后即便切换为一波波无止尽的破碎警告的疼痛。


它清楚,左肩胛处是被什么异常锋利的东西快速捅了个对穿。出血量不大,但要在这种远离寂静岭的情景下愈合有点难。除非是速战速决,减少伤害。


玩这种战术玩了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过这种对手。Slenderman并没有料到那个大三角头忽然暴起似的扭住了自己刚施暴完毕、撤离到其身后的触须。狩猎人类家当机立断,沾有腥香血缘的触须立刻坚硬如铁,其他大多数触须也扭动着企图再接再厉给对方肚腹也开个对穿,攻势加猛。少数触须则像是荆条一样大力抽在对方的头盔上、揪住自己的手上,两面夹击逼它松手。至于精神控制,早在站在林子边缘它就试过了,对这个一窍不通的铁三角没有作用。


电光火石间的一闪念,Pyramid Head顶着猛然增幅的阵痛单手锁紧Slenderman的喉骨,凭借臂力将它不带有什么反击希望地摔倒在地上。刀则用另一只手驻在对方身侧甚至插入地面几许,好防止它再起身方便地逃跑。这时那些来自对方的攻击才姑息、那些惹人厌烦的痛苦与创口才真正意义上的入侵进精神,但出于未结束的战斗,Pyramid Head决定默默无闻地继续忍耐。


Slenderman在地上几乎都要气坏了。你们可以想象一卷白纸气得又苍白了几分。


它有多久——没有遇上这么惨痛、干脆、毫无余地的失败了?当然,不能让别人发现它生气。


胜败阵营颠倒,趁着地上的家伙陷入某种自我懊丧而导致的发愣,Pyramid Head继续固定着制服它的姿势,身体重心平稳,大部分身躯保持俯倾。伤口隐隐作痛,但它们在淡去,而且终将好起来。


或许是Slenderman不再进行精神控制的原因,原本林间的嘈嘈切切之声、隐约的山狼啸月之声、草木低语之声,其他一连串响起在耳蜗,但似乎听不清楚、并不存在的声音,全部消失了。林子变的普通而温馨,阳光漏出针叶取代了诡秘的树影,风起得很自然还带有湿润水汽的清香。发现了这一点,Pyramid Head对自己摁着的生物又注意起来。


现在自己是自由的,暂时不用背负寂静岭的责任。那么这个瘦长的鬼影的这股力量彻底发挥能有多大呢?完全不同的攻击模式,一个走力量一个走技巧,以前也并非未遇到过敏捷的敌人,但那时忙于作战不曾分析,还受了些中等偏轻的伤。较真起来,对方纤细的身躯能短时间产生足够支持瞬间移动的力量,不乏力量上的储备,那触手也是,攻击力和穿透力都很惊人……


保持着状态难得良好的思考,地上的人不曾动作,Pyramid Head的手也不知不觉移了禁锢,微茧粗糙的手指一路向上,捏住了Slenderman的下颚并强制抬起仔细观察。鉴于手指表面覆盖的细胞仅具有浅尝辄止的触感,因此Slenderman生物的皮肤摸上去就像是冰凉细腻的大理石,若是摁下也许将出现凹陷,好在Pyramid Head只是理智地想了想。一种晶体化的肉质?


被强迫动作的Slenderman的自尊心顿时就收到了伤害。你他/娘的把老子打败了、把老子压在地上、要杀要剐随你便,居然想像看个娘们儿似的看老子的脸?


瘫软的触须像蓄力弹射出的毒蛇那样带动整个身体猛力一挣。Slenderman在林子的边缘对角线缓缓伸直躯体,注视着三角头也拔了刀站起,就目光本来所该在的地方平齐而言进行对视。


双方都没有再互相攻过来的意思,只有漆黑如斯的触须随主人的情绪变化在空气中最大限度地高频振动,而不动不言的Pyramid Head身上就再次透露出一种木讷的谨慎的血腥气息。Slenderman却以为,血腥气息哪个怪谈没有,那叫傻气。


最终还是由本地略尽地主之谊的Slenderman作出表态。


“THIS PLACE DOESN'T WELCOME YOU.”(这里不欢迎你)

“YOU CAN'T ALIVED UNTIL WE MEET AGAIN.”(你活不到我们下次见面时)


它的声音具有虚无缥缈的回声感。Pyramid Head猜测或许Slenderman是从胸腔发声。


享著胜誉的瘦长鬼影整理着被对手弄脏的领口,触须蓄势待发,不及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Pyramid Head认为它的话一定有克制的恶狠狠成分在里。虽然戴着三角头盔,可它也是有声带的能够发声的。Pyramid Head在解除警备状态下垂下了刀,迈脚临走前调转脑袋又望了Slenderman离去前的最后一个坐标一眼。


Why he…is…angry?(他为什么生气了)



评论

热度(115)

  1. 阿伽斯塔阴翳礼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