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伽斯塔

【CP】“Smexy”

漆吳.:



一个两天速成的小脑洞,我打算改行做段子手了.


标题来源于国外一个网络搞笑用语,用来形容又聪明又性/感的男孩子(嘿嘿. 而在AO3的CP同人作品里似乎普遍运用这个网络用语代指Offender, 所以,就,衍生了一个梗——


Offender的第二人称视角, 严格来说没有CP向,但有少量

并不少
OS描写和一点点TOT(Trendy/Offender).


请用一个轻松的BGM打开它!










Smexy——Smart and Sexy.


这是一个生造的词,把“Smart”(聪明的)和“Sexy”(性感的)拼凑在一起.你继续琢磨着它,感到这两个词汇变得愈发毫无关联.是哪个混蛋想到把它们连起来的啊?真别把莎士比亚给气活了.不过目前来看,莎士比亚不太容易生气,生气的人是你. Smexy, 所有人都在称呼你, Smexy.




你从你的情人那儿获得过不少封号,比如Smoothie(善讨女人欢心者),比如Play boy(花花公子),比如唐·璜,再比如巴纳斯山(出自《悲惨世界》,一个容貌俊美的少年恶棍).曾有个爱慕你的诗人叫你兰波(可你从来不写诗啊),当然也不全是好称呼,靡菲斯特就算一个,还有罗马的末代昏君尼禄,和堕天使彼列——而你全都面无愧色地欣然接受了.你就是个恶人,他们都该清楚这一点——所以这些称呼更像是对你的赞美.


但不是Smexy, 反正不是.你一点也不想知道是谁最开始把这绰号安在了你的头上,更不感激第一个在家里四处散布它的人.




Trendy. 他就是那第一个人.他在餐桌上喊你 “Smexy”.


你当时正心不在焉着,随口应了一句,却差点把手头的叉子戳进桌子里去,待你开始用视线审讯他的时候,小屁孩中最闹腾的那几个早就问开了-“什么是Smexy?”


“Smexy, 就是人们怎么叫Offender的,你们看,‘Smirk’(自鸣得意的傻笑)加上‘Sexy’.”Trendy这么解释道,而且回敬你一个促狭的目光,“或者你们自己去问他,喏,他肯定有别的解释.”


餐桌上的气氛顿时十分活跃.




娘希匹.直觉告诉你这事儿没完.


果不其然.第二天这个外号就跟瘟疫似的传播开了.先是Trendy,然后是那群小孩,像Jeff, Ben, Sally这种小崽子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对着你叫出这个傻兮兮的绰号.你不想理会他们,结果就是Splendor也开始凑热闹,Tender也是.


但伤害最大的永远来得猝不及防.




Slender临出门时随口对你说了一句: “去楼上帮我拿件外套, Smexy.”


你盯着他看.


“噢-..哦...。.....我是说, Offender. 我没打算这么叫你的.”


你依然盯着他看.


“别这样看我,你知道他们都那么说.”


你极度谴责地盯着他看.


“...。”


“那我自己去拿吧.”


“我绝对不会喜欢这个绰号的,”你终于开口了,“——难道你不觉得它怪怪的吗?比如读音?”


他转身走上台阶,又对这句话稍作思考,很快发表了中肯的评价,“我也这么觉得,听起来有点像纳粹党员.”


我也觉得像Gay吧某头牌脱衣舞男的艺名,嗜好穿女装跳不可描述的舞还有无数人收集过他的黑色蕾丝吊袜带.但你把这句话吞回了腹中,附和道: “对,我想的和你差不太远.”


而且我要亲自终结这一切.




你得让他们明白你一点也不好惹.每一个人都尊敬Slender,因为他只需要把不满表现出来就会叫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所以你现在朝Jeff走了过去,确保他最先看到的是你的利齿和指甲,你俯视他,缓慢调整呼吸,恶劣得像一条盘踞高位的蛇.你从小疯子的眼里端详你自己,然后要他永远、永远不要再把那个外号从嘴里吐出来.


Jeff同意了,也许他过去没意识到你杀人的零头都比他多,而且你不比Slender年轻多少.


同样的方式针对了Ben, 你用电磁干扰挡住他的电子产品-全部的,电子产品,对他而言就是性命威胁;但面对Sally就有些棘手,因为她连Slendy都不怕——不过当你倒提着她的D先生再一次进行恐吓时,那个小魔头也乖乖就范了.




又一次在餐桌上,你不怀好意地问道: “想不想知道Trendy五音不全的故事?”


那件事可以在Trendy这么多年最尴尬的瞬间里坐上一席,除此也包括他把客户的塔夫绸裙装烧得一干二净那次——在他试穿成品的时候——现在怒目而视的人是Trendy了: “你不该诽谤我,所有人都知道Smexy才是那个音乐小天才.”


“噢,我没有,你可以现在给我们证明一下.”你揶揄回去,并且朝他丢还一个胸有成竹的狞笑.


于是Trendy和你达成了微妙的共识,谁也别揭谁的短——他现在更讨厌你了.


Tender向来很识时务,但是勒令大哥停止却没什么用,Splendor为了和你闹着玩反而变本加厉了起来,显然他根本没理解这个称呼有什么含义.你干脆采取了行动,比如说将他的气球和儿童玩具换掉,换成.......啊不要看了真是糟糕的东西!!!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讨厌一个绰号.”Slender把手里的杯子推开,平静而得体地望了你一眼,“有什么必要呢.”


这句话让你好好地惊讶了一番,事实上,你一开始也没多讨厌人们这样称呼你,可能是自从Trendy给了它一个更嘲讽的含义——你想着反驳他的话,最后却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而且它很贴切,就你而言.”


好吧,这他妈的就很不好笑了.“.....你是指Trendy的说法很贴切??”你质问他,感觉自己愈发恼火了.


“不, Trendy只是喜欢挖苦人,”Slender抬高下巴,书桌对面有把空椅子,但你不打算坐下来.“我指它原本的意思, ‘Smart’.”


“可以理解成你在说我聪明么?”


“当然.”


“噢,哇哦.”你冲他挑了挑眉,气结转为怀疑,“从没期待过你会夸我.”


“我以为你明白.”


“我不明白,我一直都不明白.”你倾过身去,试图从他身上瞧出些别的你一直无法触碰的东西,然后你不自然地咧了咧嘴,“我猜你认为我是个小混混,没有上进心,从来都不合你心意.”


“说得很对,但是,”他摊开手,“你很有天赋,活跃,而且思维敏捷,”Slender停顿一秒,又放轻声音说道,“我那时不会让你发觉我在欣赏你.”


你低下头,不得不说这话挺打动人的(Offender就是这么好哄,他估计会这样和别人讲),而且你希望它是真的,非常希望.他从座椅软垫中向前探身,指尖轻轻叠上你搭在桌面的手指,带着少许坦诚的安抚性质.


你又沉默半晌,于是开口道: “你猜怎么着,老哥,我刚才在想.......留着那个绰号也许不算什么丢脸事儿.”


“不过只有你-”你补充道,“你可以继续那样喊我,别在他们面前就行.”


他起先反应了一会儿,然后几乎不为所动地哼了声: “怎么?”


“一种特权.”你回答.










































后续:




Offender小小声: 


“以后在床上也这么喊我呗.”


“滚.”

















评论

热度(56)

  1. 阿伽斯塔漆吳. 转载了此文字